夏兴

◎陈德文译 ◉〔日〕德富芦花   2017-03-08 08:50:39

江村八月碧鲈肥。亲戚挚友三四人,载着钓竿、锅釜、米、盆碗、酱油等物出海了。头顶艳阳照,水上微风吹。拣个岛影沉静的地方,泊下小舟,各人都垂下钓丝,船老大的钓钩上喜获尺把长的一条鲷鱼和两三条幼小的碧鲈,而我们这些外行人的钓钩上,只挂着一点儿可怜的杂鱼。真叫人气不过哩!日过中午,把对面的钓舟唤来,买一条更大的碧鲈,将船的缆绳挽于岛旁的松树上,趁船老大做饭的当儿,曲肱躺下。阳光炫目,少女们将衣袖掩在脸上。身子下面,海水“呱嗒呱嗒”地舔着船底,摇摇晃晃地好像躺在摇篮之中。不知不觉间,梦绕魂游,早已出了三十里远。突然雷鸣声贯耳,睁眼一看,船老大正高声呼喊:“客人,饭好啦!快起来吧!”

竹箅上的碗里盛着米饭和汤汁,大碟子里装满了生鱼片,一只小钵里盛着酱油。用潮水煮的米饭略带咸味,却很香甜。船老大用生锈的菜刀切成的鱼片比木匠用斧头砍下的木片还要大,却是那般香甜可口。吃罢饭,借用岛上人家的井水润润喉咙,回去脱掉衣裳,从船上向海里一跃,游上一遭儿,再睡上一觉。太阳西斜了,微风鼓浪,这时再把小船换个地方,钓上一阵。太阳更加西斜,最后落山了。海岛一个接一个昏暗了,光闪闪的水面流着融融的紫霭,不久又变成了白色。

返舟还家,每响起一阵咿呀的橹声,空中就增添一些星星。星光映在水里,小船行于天上。黑漆漆的海岛,灯火明灭,阒无人声,只是到处充满了虫鸣。走着走着,天空和大海都变得一片昏暗。橹声轧轧,溅起片片水花,犹如碧绿的磷火。小船两边的鲻鱼、鲈鱼等鱼类,倏忽远逝,在水中泛起一道白光。夏夜易逝,归来后,但见江村寂寂,一片黑暗,只能听到喧嚣的虫鸣。

自花在飞 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德富芦花散文》一书,赵希岗 图)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夏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