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扎堆史

◉崔鹏   2017-02-10 23:32:33

很多人都热衷于判断接下来中国的房价走势,北京、上海的房价还会涨吗?一般情况下,这是个非常难解答的问题,因为你很难找到一个比较确定的标准来判断,那我们不妨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人类的生活方式是怎样演变的。

在很久以前,人们从本能出发,以狩猎和采集为生。那时候要养活一家四五口人(当然那时“家庭”的规模并不止四五口人),需要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为什么要那么多呢?因为要打野兽啊——人们在追捕一只受伤的鹿时所奔跑的范围相当于3600个足球场那么大。这还是在人类已经发明了投掷武器和长矛之后,而一只孟加拉虎的领地范围达100平方公里。

按这个需求量衡量,中国大概只能住下180万人,其中上海只能住下900人。

人类生活方式的一次大飞跃是从狩猎采集社会到农耕社会,一家人生活所需的土地面积从20多平方公里缩小到0.3平方公里左右,缩小为原来的近1/100。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如果你没能在3600个足球场的范围内追到那只鹿也不至于饿死了;另外,也不用为了多生一个小孩就想办法干掉你的邻居。

0.3平方公里,你很可能把这个面积想得过小了,它是30万平方米。而一个传统的工人,大概只需要200平方米的工作空间,再加上他一家人的居住面积,大概是300平方米。到了工业时代,养活一家人所需要的平均面积缩小到原来的1/1000。从这一点来说,工业革命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

再到后来,人们养活一家人所需要的土地面积持续缩小,这时人们学会了盖楼,土地使用效率提高了。总体来说,从围着许多个足球场大小的草原和森林追野兽,到在办公室的格子间里做PPT,人们养活自己所需要的面积缩小到了原来的约百万分之一。其实不只是这样,现在人类的平均生活水平远远高于农耕时代的国王。比如,东汉时蔡伦才改良好了纸,这种新玩意的普及又花了很长时间,因此在相当漫长的时间里,人们一直在用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擦屁股。

人们养活自己以及家庭所必需的土地面积越来越小,这为人们逐渐形成扎堆的生活方式创造了条件。总体来看,人类的生活方式是越来越趋向于扎堆。人口总数越来越多,那些大城市容纳的人口也越来越多。

其实,几千年来增加的社会人口,留在农村的很有限,增量基本来自那些超级大城市。1000年前,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没有几个;而现在,某个城市人口超过千万也并不令人惊讶。

只要经济体系支撑得住,人们倾向于在一个适于生活的地方能住多少人就住多少人。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了一件事:计划经济不那么高效的一个原因是,它阻止了人们的扎堆行为,或者说这种生产组织方式不知道应该怎么组织人们到什么地方扎堆。僵化的管理者总是倾向于让人口均匀地分散到广大土地的各个角落,这真是愚不可及。

想要判断一个地方的房价是否还会上涨,只要知道它在现有的经济水平下是不是已经完成人的聚集过程就行了。在中国,这一过程显然还没有完成,人们还在不断向超级城市和一线城市集中。户口的管制作用只是让这个过程变慢。

原先人们以为互联网的普遍使用会让大城市衰落,从理论上看这似乎有道理,但预言家们忽略了一个要素,那就是竞争。城市根本没有变小,中国的大城市在互联网广泛应用前后,居民规模大概增长了50%,房屋价格增长了 10 倍左右。

只要人类的扎堆史没有结束,那么那些超级城市的房价从长期来看就会上涨。没办法,人类就是一个喜欢扎堆的物种。

(林 冬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6年第49期,喻 梁图)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人类扎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