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好莱坞

◉成龙   2017-02-10 23:32:11

对我来说,好莱坞是一个奇妙的存在。它给过我最高的荣誉,也让我狠狠地受过伤,还让我有过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看到它们的电影机器之先进,所以让我为华语电影深深担忧。

十年前,我们很多人都在好莱坞,吴宇森、杨紫琼、周润发、李连杰、林岭东、袁和平、徐克、洪金宝,一大群人都去了,我也输出了成家班的很多人去那里。现在呢?他们把我们的东西学会了,变得比我们还厉害,已经不需要我们了。我现在去看他们那里的武行、那些特技人员,说起功夫,可能比我们国内的很多武术班都强,少林也好,咏春也好,我们的套路和招式人家都已经学过了。

就特技动作而言,那里的年轻人也可以翻高难度的跟头,而且是全才,武术、体操、街舞、跑酷……全都会。成家班的人看完也都惊得目瞪口呆。这就是好莱坞的学习能力。那么多中国的故事被好莱坞拍红了。美国人拍《花木兰》《功夫熊猫》,一部比一部火。现在全世界那么多人学英文,不是没有理由的,别人比我们强的地方,就要承认。

在美国,詹姆斯·卡梅隆邀请我去参观《阿凡达》的片场,我觉得自己就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走进去之后,我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人,全部是蓝色布景,再往里走,三四十个人正对着电脑工作。

他们向我介绍一部摄影机器,机器不大,一开机就可以看到里面都是人,但外面又确实是没有人的。我就靠自己的经验试着操作,他们在旁边控制。那种体验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我可以拍人的脸、脖子、手,但是外面根本看不到人。还有一部机器,有四个镜头,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再抬头一看摄影棚,顶上挂了无数摄影机,我没数,但我觉得有几百台。在国内你怎么可能会同时用几百台摄影机?最后我只能说,好了,你们忙,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卡梅隆过来跟我说,我是看你的电影长大的。我只能很谦虚地说谢谢,可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我的成家班已经算是华语电影界很专业的团队,设备也是世界顶级的,但是看到人家的机器,我傻眼了。我们最好的设备,不过就是拍动作戏的时候用的威亚、滑轮、扣子、绳子……即使那些威亚要十几美元一尺,我也坚持用,要把每一个人保护好。在美国看人家拉威亚我也被震撼到:一个人站在房顶往下跳,先是跳到一架梯子上,然后落地,再做一个后空翻。这一连串的动作对拉威亚的技术要求很高,角度要精准,还要防止跑着跑着动作被卡住。我就看着他们起,放,起,放,动作特别流畅。再去看,才知道他们早就按照这个动作做好了模型,现场拉威亚的人不需要靠蛮力,只要照着技术模型去做就可以了。我们到今天还要几十个人拉来拉去,人家一个轻轻松松的小东西就把事情搞定了,这中间的差距真的太大。我问了那套东西值多少钱,并不贵,只要两三万美元,可是买回来之后没有人会用,你有什么办法?他们的知识产权保护做得太好。

华语电影有很多好题材,但我们欠缺技术和专业精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吊上威亚就飞,大牌演员甚至都不需要亲自上阵,找个替身就行了,到自己出镜的时候只需要摆几个pose。就因为这样,我们的动作片才会慢慢变得弱势,美国的动作片才越来越强。

张秋伟摘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还没长大就老了》一书,辛 刚图)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爱恨好莱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