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最后一夜

◉〔美〕雷·布莱德伯里 ◎张宗子 译   2017-01-25 13:38:17

“如果你知道,这将是世界的最后一夜,你会怎样?”

“我会怎样?从没想过。”

他往杯子里倒了一些咖啡。客厅里,两个小女孩儿坐在地毯上,在绿色防风灯的灯光下玩积木。咖啡的香气弥漫在傍晚的空气中,给人清爽舒适的感觉。

“那你现在不妨想想。”他轻轻地搅着咖啡,“一切都要结束了,就像合上一本书。”

“这我就不明白了。”

“说真的,我也不明白。一种感觉罢了。有时我害怕得要死,有时一点儿也不怕,不仅不怕,反而觉得平静。”他看了一眼正玩得高兴的女儿,“我没跟你说过,第一次出现是四天前。”

“你说什么?”

“我做的一个梦。我梦到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一个声音这么说。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声音,它说,地球上的一切都要结束。第二天我没怎么想这件事,照常上班。下午,我看到斯坦·威利斯呆呆地凭窗眺望。我问他,斯坦,出什么神呢?他说,昨晚做了一个梦。你瞧,不等他说出来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梦了。我也可以把我的梦告诉他,但还是听他先讲。”

“同样的梦?”

“一模一样。我告诉斯坦我也梦到了,他一点儿也不惊讶。事实上,他还松了一口气。后来我们开始满办公室走,每到一处,看到大家都茫然地盯着桌子,瞪着自己的手,或者望向窗外。我和几个人聊了聊,斯坦也是。”

“他们都做了梦?”

“都做了一模一样的梦,分毫不差。”

“什么时候结束,我是说,整个世界?”“就在今晚。然后,随着夜色降临到其他地方,就这么蔓延。从头到尾,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全完了。”

“这就是我们命定的结局?”

“可以这么说,没什么公平和不公平。奇怪,你听到这消息怎么一点儿也不吃惊?”

她轻轻点点头:“那是昨晚的事。今天,满街的女人都议论纷纷,她们也都梦到了,我还以为只是个巧合。”

他往后靠在椅背上,定睛望着她:“你害怕吗?”

“不怕。我以为我会害怕,结果没有。事情如果合理地出现,你不会太吃惊。这事就很合理。照我们的作为,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结局?”

“我们不算很坏吧?”

“不坏,但也谈不上多好。”

客厅那边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我总以为,像这种时候,人们会在街上狂呼乱叫。”

“我想不会。事情真的发生了,反而叫不出了。”

“说实话,除了你和孩子,我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我从没喜欢过这座城市,也不喜欢我的工作。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风雨阴晴的变化,炎炎夏日的一杯冰水,甜美的一觉,也许就这些吧。都这时候了,我们居然还能没事似的坐在这儿闲聊。”

“那是因为没别的事可做。”

“也是。要是有事可做,早去做了。我敢说有史以来这还是头一遭,人人都知道这个夜晚他们要做什么。”

“我真想知道,剩下的这几小时,别人都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逛街,看电视,打牌,送孩子上床,然后自己也睡觉,和往常一样。”

他们坐了一会儿,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你说,为什么一定是今晚呢?”

“也许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个日子,现在到了,那就是它了;也许因为这个日子比其他日子都更有意义;也许因为这一年,世上万事万物都正好结束。”

“好了。”他起身说,“下面该做什么了?洗碗?”

他俩洗好碗,比往常更整齐地码好。

八点半,女儿们上床睡觉,和父母吻别。打开床头的小灯,关上门,只留一道小缝。

他们回到桌边坐下,读报,说话,听收音机里的音乐,最后挪到壁炉边,看着炉里的木柴燃烧。钟走过十点半,十一点,十一点半。他们想,地球上所有的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度过这个不寻常的夜晚。

“嗨!”他轻轻唤她,久久地吻自己的妻子。

“不管怎样,我们一直相亲相爱。你想哭就哭吧。”他说。

“我不想哭。”

他们穿过屋子,熄灯,走进卧室,站在微寒的夜色里,脱去衣服,撩开被单。

他们上床,仰面躺下。

“等会儿。”她说。

他听见她起身下床,走到厨房,很快又回来。她解释说:“我想让洗碗池的水龙头开着。”

让水龙头开着?这个举动有点儿滑稽呢。他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跟着笑,明白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好玩。笑过了,躺在夜晚清凉的床上,他们并肩共枕,双手紧握。

停了片刻,他说:“晚安。”

她也说:“晚安。”

王兴霞摘,李晓林图)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世界的最后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