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如诗

李京南   2016-12-16 16:35:18

抵达赫尔辛基,已是夜间 9 点多了,但天空依然蓝着,白云依然飘荡,真是个名不虚传的“日不落”都城。这个濒临波罗的海的芬兰首都,市内的湖泊遍布街头巷尾,街上的建筑大多上了年纪,显得沉稳无华。石块石子构成的路面透着陈旧,电车轨道纵横交错,拖着小辫子的电车在慢悠悠地咣当咣当……次日,不落的太阳不知落到哪里去了,绵绵不断地下起雨来。这一天的大多时间我们是坐在车子里,在慢慢行驶中隔窗观景。雨天看风景也另有韵味,看那雨水顺着车窗玻璃流下来,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地连成一条线。这点和线总在不断地交换形状,变化无穷。街道一边的古典建筑、行道树若隐若现,街道另一边的湖水、船舶、桅杆模糊不清,像一张定格的照片。

这使我想起了陈鹏举老师在教授古诗词写作时的一句话:“评论是把事情说清楚,诗是把事情说模糊。”是啊,诗模糊了,想象的空间开阔了,寓意也深邃了。景模糊了,视觉的空间好像也含蓄耐看,有些诗意了。

(寿 岳摘自《新民晚报》2016年10月11日,视觉中国供图)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模糊如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