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的父母,“中毒”的孩子

◉〔美〕苏珊·福沃德 克雷格·巴克 ◎黄姝 王婷译   2018-10-11 10:02:29

【编者按】 

读者读书会为大家推荐的第35本书,是苏珊·福沃德与克雷格·巴克合著的《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苏珊·福沃德是国际知名心理治疗师、演说家和作家,克雷格·巴克则是影视编剧兼制片人,为诸多报刊撰写文章,探讨人类行为问题。这本著作曾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榜首,是一部振聋发聩的家庭心理疗伤经典之作。作者通过工作中接触到的大量真实案例,分析了各类“有毒”父母的所作所为,解释这些行为如何伤害并持续影响子女成年后的生活。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的主旨并不在于控诉“有毒”的父母,而是希望读者在阅读中找到自己心理问题的根源,并从中得到解决的方法,继而打破与父母的负面关系模式,恢复自信,重获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关注读者读书会,开启美好阅读生活戈登,一位三十八岁的成功的整形外科医生,在结婚六年的妻子离开他后来找我。他曾想方设法地挽留妻子,但他妻子说,如果他不想办法改掉他那控制不住的坏脾气,她是不会考虑回家的,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和毫不留情的训斥实在令她恐惧。戈登也知道自己脾气暴躁而且有些唠叨,但面对妻子的出走,他仍然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让戈登聊聊他自己,并在交谈间提了几个问题,引导话题走向。当我问到他父母时,他笑着描绘了一幅光辉灿烂的景象,尤其在谈到他父亲——一位中西部地区杰出的心脏病专家时,他这样说:“没错,过去我父亲经常打我,但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我乖乖听话。我不觉得这和我的婚姻破裂有什么关联。如果不是父亲,我根本就不会成为一名医生。他是最棒的,病人都把他视为圣人。”

我问他现在和父亲的关系怎样,他尴尬地笑了笑,说:“很好啊!至少在我告诉他我打算从事整体医学研究之前是这样的。我是在大约三个月前告诉他的,现在每次说起,他都咆哮着说,他送我上医学院不是为了让我成为信仰治疗师的。昨天谈得更糟糕,他很烦躁地说,让我忘了自己是他的家人。这真的很伤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会变成这样,或许整体医学真的不是个好选择吧。”

在戈登描述他父亲的时候(显然,他父亲并没有他想让我相信的那样出色),我注意到他的双手不断地扣紧再松开,这似乎预示着他内心的不安。而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一动作时又开始刻意克制,双手指尖相抵,就像讲台前的教授常常会有的样子。这手势看起来似乎是从他父亲那里学到的。

我问戈登他父亲是不是总这么霸道。“不,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我是说,以前他确实常常对我大吼大叫。和别人家的小孩一样,我偶尔也会挨揍。可尽管如此,我也不觉得他霸道。”

在说到“挨揍”这个词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以及声音里细微的情感波动触动了我。于是我追问下去。原来,他所谓的“挨揍”竟然是每周被父亲用皮带抽打两三次!戈登并未犯什么大错便能招来一顿暴打:言语间的些微不敬,低于平均分数的成绩单,或者忘了做家务……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戈登的父亲抡起皮带来打他,是没顾及轻重的。在戈登的记忆里,他的后背、双腿、胳膊、双手和屁股,无一幸免。《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书影我又问戈登他父亲下手有多重。

戈登说:“也没有流血或是怎样,每次我都没什么大事。他只是需要采取些手段让我守规矩而已。”

我问:“但你还是很怕他,是不是?”

戈登说:“过去真是怕得要死,但为人父母不就应该这样吗?”

我说:“戈登,你希望你的孩子也这样怕你吗?”

戈登避开了我的目光,这个问题让他非常不安。我把椅子拉近了些,用温和的语气继续问下去:“你太太是儿科医生。如果她在诊室里见到某个孩子身上伤痕累累,就像曾经你挨完揍身上留下的那些伤痕一样,你觉得她应不应该依法向有关部门报告?”

戈登没有回答。忽然间的醒悟让他的双眼满含泪水。他低声说:“我胃里堵得难受。”

戈登的防线彻底垮掉了。尽管非常痛苦,但他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坏脾气隐藏已久的根源在哪里。从童年时代起,他的心底一直潜伏着一座火山,那是他对父亲的愤怒。一旦外界的压力过大,他就会肆意向身边的人——通常是他的妻子——喷发。我已经知道了该如何解决戈登的问题:面对他内心深处这个挨过揍的孩子,并且治愈这个孩子。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发现自己仍然满脑子都是戈登的遭遇,眼前不断浮现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遭受虐待时满眼泪水的样子。

戈登的经历并不是个例。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在过去十八年的从业生涯中,不论是在私人诊所,还是在医院,我都接触过大量的咨询者。他们的自尊心大多受过伤害,而这些伤害来自他们的父母——经常打骂、训斥他们;嘲笑他们愚笨、丑陋或无用,使他们深受负罪感的折磨;对他们实施虐待;强加给他们太多的责任或者对他们极度溺爱和过度保护……

他们大多也和戈登一样,不会把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同自己的父母联系起来。这是一个颇具共性的情感盲区——人们很难意识到,与父母的关系会对自己的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

心理疗法的侧重点早已从“当时”转变为“此时此地”。如今的心理治疗早已不再倚重分析咨询者早期的生活经历,而是把重点转移到对他们当前行为、人际关系和心理机制的检验和改善上了。我认为这种转变的原因是许多传统疗法昂贵、耗时,却收效甚微,令咨询者心生抵触。

对于能改变破坏性行为模式的短期疗法,我坚信不疑,但经验告诉我,仅治疗身体上的症状是不够的,还必须找出引发这些症状的根源。只有双管齐下,才能获得最好的疗效:在改变咨询者现阶段自毁行为的同时,也要彻底治愈过去的精神创伤。

戈登需要学习一些技巧来控制他的愤怒,但要做出彻底的改变,能够经得住压力的改变,他还需要回顾过去,治疗自己童年时期的伤痛。

父母在我们心里种下了精神和情感的种子,它们会随我们一同成长。在有些家庭里,父母种下的是爱、尊重和独立;而在另一些家庭里,则是恐惧、负担或负罪感。

如果你来自第二种家庭,那么这本书就是为你而写的。随着你步入成年,这些种子也会长成无形的杂草,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侵入你的生活。它们的须蔓可能已经伤害了你的自信和自尊,而你在人际关系、事业或家庭各个方面也很可能已经受损而不自知。

我现在就来帮你找出这些杂草,将它们彻底拔除。

(摘自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一书)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2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有毒”的父母,“中毒”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