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女人那一吻

◉麦家   2018-10-11 10:02:23

他属于那种对女人有贼心没贼胆的男人,即便在今天,偶遇美丽女子,他易动的心依然会狂跳不止。记忆中,15年前一个朦胧如梦的吻,至今依然完好如初地贴在他寂寞的心壁上。

他去广西河池走亲戚,初次出门使他对这次独自远行有种莫名的惧怕。深夜11点多钟下车,月台上人影稀落,他慌张地走出车厢,甚至不知如何走出站。出得站来,又不知如何转车、签票。

昏暗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只感觉她蓬松的头发和小巧的身材,甚至一挺一挺走路的样子,都很像他姐。他是决计要请教她的,所以一近身就主动向她打听。她看他一眼,说:“走吧,我也去签票。”

他一边跟着她走,一边和她攀谈起来。她问他去哪里,他说是河池。她说:“那我们不是一路的。”

“那我该去哪儿签票?”他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她发愣地看他一会儿,说:“签票都是在一起的。”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第一次出门。她问他多大,他说 19 岁。也许是为安慰他,她说:“我像你这么大时也没出过门。”她声音脆脆的,吐着一口标准普通话,跟他姐不一样。

出小弄便看得到签票的窗口。签完票,她径自走了,没跟他打招呼。他犹豫一下,又尾随着她走去。走一会儿,她回头说:“你明天中午走,跟着我干吗?”他问:“那我该去哪儿?”她说:“你应该找家旅馆住一夜。”他又问:“你为什么不找旅馆?”她说:“我马上就走,干吗要找旅馆?”他嗫嚅起来:“那,我……怎么办?”他慌张无助的模样让她怜惜,她犹豫一下,说:“走吧,我帮你找家旅馆。”

找到旅馆,他把东西一撂,准备送她回车站。她说:“不急,还有两个小时呢。”他们坐下来,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这时,他们的话明显多了,彼此似乎也有了几分亲切。不知怎么的,她说起她女儿比他还大一岁,使他大为惊讶。他说:“我以为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呢。”她突然咯咯笑起来,说他真会讨好人。

7 月的衡阳,暑热难当,房间里没电扇,也没开水。他们聊着聊着,她忽然起身说:“你口渴吧?我去买点喝的。”他说他去,她挡住他的去路不让他去。一着急他又犯了傻,说“我有钱”,并着急地摸索起口袋来。她伸出手拍了下他的额头说:“我知道你有钱。”笑着走掉了。

当时已12点多钟,商店大多打烊了。他等了很久,她都没回来。后来,他不知怎么就倒在床铺上睡着了。再后来,他朦朦胧胧睁开眼,看到她正立在他床前,出神地望着他。他也望着她。

忽然,她俯下身来,对他说:“我要走了,小伙子,再见。”说着,她双手像梦一样伸过来,捧住他的脸,用力地亲吻了一下他无知的嘴唇,说:“你很可爱,小伙子。”接着又在他额头上亲一下,随后,像风一样刮走了。

如果他当即追出去,一定可以追上她。但是,他没有,只是失魂落魄地瘫在床上,像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坏了,或是被从未有过的两个吻弄晕了。当他终于追出去时,她已全然不知去向。他悻悻地回到房间,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块块的西瓜。他将它们进行拼连,很容易就拼成一个完整的瓜。他抚摸着瓜,不一会儿就感到手上湿乎乎的,却不知是瓜流出的汁,还是他感动滴落的泪。

一晃 15 年过去了,他依然不知她是何许人,姓甚名谁。过去那么多年,和他接过吻的人那么多,但令他最神往、最难忘的还是这一吻。

(秋水长天摘,杜凤宝图)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2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陌生女人那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