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色密码

◉臧楠   2018-09-19 10:03:07

今天的人们常常会为“明天穿什么”而苦恼。而在遥远神秘的中世纪,艺术在社会氛围的压制下逐渐成为宗教的衍生品,只为满足其需要而存在。而当时的服饰色彩在宗教势力的控制下也不得不服务于宗教要求。为此,人们在选择服色时需反复斟酌,以免违背其社会性符号功能。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中对“五月节”的描绘,1411年—1416年象征青春与爱情的绿色

如今多数人认为,衣橱装得再满,能穿的永远只有那几件。而中世纪的欧洲人似乎无须为此苦恼,每个人生来便携带着自己的“服装基因”。由于中世纪欧洲的纺织业发展迅速,人们可以享用丰富多彩的织物。而此时,色彩的丰富正迎合了人们对服色象征作用的重视。服饰的颜色彰显着每个人的身份与地位,成了符号般的存在。

其时,服饰色彩的象征性以绿色、蓝色和红色最为突出。中世纪时,人们十分重视五月节。每逢五月节,人们便要穿着绿色服装,还会从森林中采集刚冒芽的嫩枝来装饰自己,以此庆祝夏天到来。据悉,这种绿色名为vert。

五月在中世纪被认为是恋爱的季节,象征着爱情、结婚与孕育。在《阿尔诺芬尼夫妇像》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妻子身穿绿色长裙,此时绿色的服装象征着他们的婚姻关系以及新生命的孕育。通过这对夫妇的装束,我们也可以了解当时富裕市民阶层的基本着装。

除了五月节的服装,绿色还象征着活力、年幼与青春,因此在童装中也时有出现。而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绿色在中世纪也不乏伪装功能,因此也成为猎装的首选色。如中世纪画作中,便有对骑士穿着绿色服装的描绘。

象征愚蠢与低劣的蓝色在中世纪,蓝色织物多数由在欧洲随处可见的油菜科植物染就,因此较为廉价,多为农民所穿着,因而蓝色在很多贵族眼中象征着贫穷与愚蠢。从中世纪油画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蓝色是农民的常见服色。

《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中对农民的描绘,1411年—1416年但是,在当时,蓝色织物不仅会出现在农民的财产目录中,许多富贵人家的财产目录中也有蓝色衣物。可见当时的染色技术也有优劣之分,蓝色并非全部代表廉价。从历史记载中可见,不仅正在耕作的农夫会穿着蓝色衣服,贵族女性以及圣母也会穿着蓝色服装。

《洛林大臣的圣母像》,扬·凡·艾克,66cm×62cm,1435年象征权力与地位的红色

中世纪的西班牙与法国南部的柏树上有一种名为胭脂虫的寄生虫,从其身上可得到名为scarlet 的红色染料。而作为唯一能够染出鲜艳、耀眼红色的染料,其染就的衣物价格高昂,颇受人们的欢迎。当时的法国大法官便穿着红色服装,以昭示其至高无上的地位与权威。

而为了向世人宣明皇室荣耀的永恒,每当国王驾崩时,太子与大法官都会以红色服装代替黑色丧服。由此可见,红色衣物在中世纪的欧洲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且象征着无上的权威。

不仅如此,当时的画家在作画时多数会将圣母与耶稣的服装绘为红色,此举不乏对色彩象征意义的考虑。在宗教支配一切的中世纪,艺术也同样需要服务于教会,鲜艳的红色充分体现了当时的人们对宗教的虔诚与敬意。

象征哀伤与清贫的黑色

由于在中世纪的法语中,黑色常被用来比喻丑陋的东西,因此并不受欢迎。但当中世纪末期的人们生产出精美的黑色天鹅绒后,这种沉静的色彩便迅速在意大利流行起来,且很快波及法国。黑色在当时奢侈禁令的刺激下越发突显出其洗练与时髦的特性。

在 15 世纪的欧洲,以勃艮第宫廷为中心,流行穿着黑色服装。据悉,当时勃艮第的菲利普三世因其父亲遭遇暗杀后一直无法摆脱哀伤的心情,常穿着一袭黑色丧服,不愿脱去。而代表悲伤与痛苦的黑色,于中世纪末期流行,也与当时人们无限的忧愁感有着一定关联。

中世纪的基督教贝来狄派穿着黑色服装,代表清贫与谦让。从当时的绘画大师对圣母的描绘中可以看出,沉着内敛的黑色也与宗教题材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勃艮第公爵》,罗吉尔·凡·德·韦登,49cm × 32cm,1460年中世纪的教堂壁画中不乏对《圣经》故事与宗教节日的描绘,而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物在画中十分常见。从圣洁的天使到虔诚的信徒,黑色成了作画者传达虔诚之情的最佳选择。

象征背叛与珍贵的黄色

在中世纪的服饰中,黄色极其罕见。当时的人们普遍对黄色抱有一种蔑视感。而表示黄褐色的法文词通常又代表着背叛。因此在中世纪的书籍插画中,人们通常将耶稣的门徒犹大的服装绘制成黄色,表示其对耶稣的背叛。

但同时,中世纪藏红花的金色柱头十分名贵,常用作食物佐料、香料或是染料。据悉,藏红花在很多时期与同等重量的黄金价格不相上下。从古希腊、古罗马开始,直至中世纪,许多王室服装均使用这种金色染料进行染色。

中世纪油画中的天使与贵族常常身着金黄色服装,也是因为这种金色染料的名贵与稀有。

丰富随性的当代服色

不同于中世纪欧洲的服饰色彩文化,当下的服饰色彩越发多元化与自由随性。虽然一些设计师在颜色的选择上仍然会考虑服饰的适用场合与色彩含义,但依照身份与地位选择服色的时代已同我们渐行渐远。

比起中世纪的人们无时无刻都要受困于教会与王室的压制之下,今天的我们在服色的选择上可以更多地考虑视觉效果与个人喜好。从日常度假到官方场合,光鲜夺目抑或乖张古怪,全部取决于个体的思想与偏好。

《葡萄牙的埃莉诺拉与腓特烈三世》(局部),汉斯·布克梅尔,1500年

无论是自带“服色基因”的中世纪先人,还是特立独行的现代青年,人类在历史的洪流中对艺术或是自我的要求总是时而苛刻、时而宽容。然而,不管时代如何更迭,艺术的伟大之处总是在于它的天真与自在。那么,抛开一切潜在的制约因素,继续想想明天穿什么吧!

(二 萧摘自微信公众号“时尚芭莎艺术”)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服色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