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空气

◉陆文夫   2018-09-19 10:02:51

现在的吃喝也真是日新月异,有人好像是吃得没法再吃了,只好转而吃空气。

所谓吃空气就是吃那饭店的气派、气势、气氛,豪华的装修、精致的餐具、服务员们垂手而立的服务……这一切都是空心汤团,一泡气,只能感受,吃是吃不着的。至于那些吃得着的呢,那就一言难尽了。

中国的菜本来讲究色、香、味,后来有人加了一个形,即菜的外形、造型。这一加就有文章了,全国各地大搞“形式主义”。冷盆里摆一条金鱼、一只蝴蝶,用萝卜雕成玫瑰,用南瓜雕成凤凰,等等。厨师如果不会雕刻,那就上不了档次。某次有人请我吃饭,席面上摆着一只用南瓜雕的凤凰,那南瓜是生的(当然是生的),不能吃。我问大厨,雕这么一只凤凰要花多少时间,他说大概要三个小时。我听了觉得十分可惜,有三个小时,不,不需要三个小时,你可以把那锅鲫鱼汤多烧烧,把汤熬得浓如牛奶,这是我们苏州菜的拿手戏,何必匆匆忙忙,把鱼汤烧得像清水?

空头戏越唱越热闹,新开的饭店都在那里拼命地比装潢、比设备,很少听说哪家新开的饭店想和人家比比盘子里的东西。早年间,每一爿有名的饭店都有一两道名菜,要吃那名菜一定得去那一家饭店。那名菜可以世代相传,质量不变。现在却不大听说了,东西南北的饭店都差不多。

现在的饭店都十分气派。门童拉门,侍者相迎,大红的地毯从门口一直铺到三楼,旋转楼梯上的铜扶手擦得锃亮。小包房里冬暖夏凉,整套的红木家具,雪白的台布,每个人的面前有两只小盘子、三只玻璃杯,一双筷子套在纸袋里。台面上是梅花形的拼盘,中心盘里可能是一样能看不能吃的东西。

有一个懂吃的老朋友要请几位海外的贵客,当然要进高级饭店。席上,还没有吃出什么名堂来就结束了,一算账将近三千元。老朋友背着客人对服务员说:“小姐,这桌饭实在不值三千元。”

“老同志,这不算贵,旁的不说,你看我们用的餐具,多高级!”

“那就请你拿一个大塑料袋来,要大的。”

“把剩菜打包?”

“不,让我把餐具带回去。”

(张秋伟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陆文夫散文》一书,喻梁图)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吃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