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后观我记(节选)

◉贾平凹   2018-08-18 10:02:53

一、书案上时常就发现一根头发。这头发是自己的,却不知是什么时候掉的。摸着秃顶说:“草长在高山巅上到底还是草,冬天一来,就枯了!”

二、听人说,突然地打一个喷嚏定是谁在想念,打两个喷嚏是谁在咒骂,连打三个喷嚏就是感冒呀。唉,宁愿感冒,也不去追究情人和仇人了,心脏已经安于平庸,禁不住悲,禁不住喜,跳动的节奏一乱,就得出一身冷汗。

三、一直以为身子里装着一台机器,没想到还似乎住了个别的,或许是肠胃里,或许是喉咙里和鼻腔里,总觉得有说话声。说些什么,又听不懂。

四、自感新添了一种本事,能在人群里认出哪一个是狼变的,哪一个是鬼托生。但不去说破。开始能与高官处得,与乞丐也处得。凡是来家的都是客,走时要送到楼道的电梯口了,说:“这是村口啊!”

五、花不了多少钱了,钱就是纸;喝不了多少酒了,酒就是水。不再上台站,就不再看风景,不在其位,就不再作声。钟不悬,看钟就是一疙瘩铁。

六、吃得越来越简单,每顿就是一碗饭。过生日不告诉人了。

七、相信有神,为了受命神的安排而沉着。一是在家里摆许多玉,因为古书上有神食玉的记载;二是继续多聚精神写作,聚精才能会神。

八、肯花大量的精力和钱去收购佛像了,为的是不让它们成为商品在市场上反复流转。每日都焚香礼佛,然后坐下来吃纸烟,吃纸烟自敬。

九、啥都能耐烦了。十、不再使用最字。晓得了生活中没有什么是最好,也没有什么是最坏。不再说谎,即使是没恶意,说一个谎就需要十个谎来圆,得不偿失,又太累人。

十一、没有了见到新土地就想着去撒种子的冲动,也戒了在雪上踩泥脚印子的习惯。但美人还是爱的,而且乐意与其照相,想着怎样去衬出人家的美。

十二、早晚都喜欢开窗看天,天气就是天意,热了减衫,冷了着棉。养两盆绿萝,多注目,叶子就繁,像涂了蜡一样光亮。养一只大尾巴猫,猫尾大了懒,会整日卧在桌前打鼾,倒觉得坦然。

十三、劈自家的柴生自家的火吧。火小时一碗水就浇灭了,不怨水;火大了泼一桶水都是油,感谢油。

十四、蜂酿蜜如果是在遣天毒,自己几十年也是积毒太多,就不拒绝任何人任何事了,包括吃亏、受骗、委屈和被诽谤。自我遣毒,别人也替代着遣毒。

十五、每到大年三十夜里,肯定回老家去父母坟头点灯,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大年初一早上,肯定拿出规划来补充,六十五到七十,七十到八十、九十、一百,哪一年都干啥,哪一月都干啥,越具体越好。生命是以有价值而存在的,有那么多的事情往前做,阎王就不来招呼,身体也会只有小病而不至有大病了。

(辛 普摘自《人民文学》2018年第5期,赵希岗图)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1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六十年后观我记(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