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很寂寞

◉李碧华   2018-07-24 10:02:55

百货公司的饰品部有缸水,养着几只蚌,举行“开蚌寻珍珠”的“交易”。说是交易,而非游戏或抽奖,是你必须付出代价才能换取一个机会。

付出99元买一只未开的蚌,它体内的珍珠归你。也许是金、银白、粉红、灰蓝……也许大,也许小。

保证得到珍珠,但不保证质量。这种撞彩,一如盲婚哑嫁,货银两讫,概不退换。

普通货色的珍珠不贵,如能多付少许,已经可以自己决定和选择了。

但店员说:“蚌开后,如果珍珠不好,或者太小,可以另挑一个重开。”

如此一来,连“撞彩”的惊喜也没有。只求愿者来,有帮衬。不知道是否有人乐于一试,只是已经不大相信未揭晓的东西。爱珍珠的人不会如此儿戏,不爱珍珠,何必买一个谜?而这个谜又可以不算数,为什么他们不去买六合彩?

有闲情,人们才装饰自己;有余钱,才去赌博。有兴致,何妨寻宝?

只是珍珠非必须,到手还有其他工序,得再花费心思和钱财去镶指环、吊坠。一颗珍珠再好,难以独立取悦我们;它太普通,变成了我们去侍候它,不甘心。

所以,蚌很寂寞。

(张秋伟摘自中国文联出版社《谁需要同情》一书,视觉中国供图)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蚌很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