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角兽,梦想与现实

◉唐骋华   2018-07-24 10:02:53

2018年,创投圈最热的词有两个:一是区块链,另一个就是独角兽。一家公司,只要贴上了“独角兽”的标签,就会立时成为自带流量的风投宠儿,身价倍增、潜力无限,跻身世界500强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

可是,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发文,对当下的“独角兽热”提出不同的看法。吴晓波披露,某些企业为获得资本市场的垂青,或攫取政府的优惠政策,不惜弄虚作假,把自己装扮成独角兽企业。这样的独角兽多了,容易造成典型的泡沫经济。

面对财经作家的质疑,人们开始追问:究竟什么是独角兽?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独角兽?中国“独角兽热”的背后推手又是谁?

硅谷新宠

第一个用“独角兽”定义初创企业的,是美国人艾琳·李。作为著名投资人,艾琳·李长期致力于创投市场的研究。她观察到,从2003年到2013年的10年间,全球共涌现出39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新创公司。毫无疑问,它们是资本市场的宠儿。

不过,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些飞速成长的新公司呢?艾琳·李踌躇颇久。起先她想用“全垒打”,后来是“经典”,但都觉得不太合适。直到有一天灵光闪现,她想到了“独角兽”这个词。

独角兽(unicorn),西方神话里的虚拟生物,外形如白马,额头上长一只螺旋角,象征着高贵和纯洁。据说,遇见独角兽代表着好运。“感觉不错,既贴切又有趣,而且没有被使用过。”艾琳·李后来这样对媒体说。2013年,她发表了《欢迎来到独角兽俱乐部:学习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一文,阐述了自己对独角兽企业的理解。

成立时间少于10年、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便可称为独角兽企业。这些公司从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拥有良好的成长性和巨大潜力,未来的微软、谷歌将由此诞生。

艾琳·李勾画的蓝图引起了美国创投圈的浓厚兴趣,“独角兽”一词随之流行起来,成为硅谷企业家、风险投资人的口头禅。有了硅谷加持,独角兽的传播速率大幅度提升,从美国传向全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关于独角兽的认定标准逐步细化:两年内估值就突破10亿美元的,被称作初生独角兽;估值在1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之间的,为一般独角兽;估值高于100亿美元的,是超级独角兽。如果估值不足10亿美元,但有望在短期内达到,则被称作潜力独角兽。当然,时间限制是刚性的,即一旦公司成立超过10年,就自动退出独角兽行列。

过去几年,独角兽的数量有了明显的增长。据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统计,从2013年至2018年3月,全球共有237家独角兽企业。其中,美国有118家,占49.78%;中国有62家,占26.16%;第三和第四名分别为英国、印度,分别有13家和9家。这237家独角兽企业的总估值达到8370亿美元。

新经济引擎

根据CB Insights的报告,美国和中国在独角兽的数量上领跑。中国拥有的独角兽企业多达62家,仅次于美国,比第三名英国、第四名印度的总和还要多。

那么,中国独角兽企业具备哪些特点呢?

从行业分布看,中国独角兽涉及十几个行业,细分的话超过30个。但归纳起来,都离不开互联网。例如,被多份榜单收录的蚂蚁金服、今日头条、滴滴出行、爱奇艺、小米、斗鱼等,要么本身就是互联网企业,要么是基于互联网生态。即便是母婴、家具、生鲜等传统行业,时至今日,也必须依托互联网展开业务。

“这充分表明,互联网已然成为新经济的引擎。”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董锡健说。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十分迅猛,而且带动了居民的消费热情。据国家发改委近日公布的数据,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达12.8亿,与此同时,2018年的前两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7%。

这两组数据之间存在着某种相关性。因为,有相当比例的消费行为通过移动互联网产生。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团和大众点评是在互联网餐饮领域最成功的两家公司,其交易额的95%来自移动终端。

“强劲的购买力和消费潜力,必定会吸引资本涌入互联网领域,也促使企业更多地投入研发,设计和生产能抓住消费者痛点的产品。”董锡健分析。

中国独角兽企业还有着较强的地理特征——集中于北京、上海和深圳。根据恒大研究院的报告,北京的独角兽企业数量最多,上海和深圳紧随其后。参考其他机构如胡润研究院的榜单,独角兽企业在地理分布上大同小异。“这就是所谓的先发优势。”董锡健说,“北、上、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最早兴起的地方,有集聚效应。”

这跟吴晓波的观点不谋而合:“互联网科技企业因为技术、人才、资本等因素,往往会集中出现在某些国家或者一个国家的某些城市。所以独角兽集聚效应非常明显。”

不过,准一线城市的能量也不容小觑。斗鱼直播是武汉的骄傲。估值逾4000亿的蚂蚁金服和估值逾500亿的生活服务平台口碑网,则在杭州。更不要提它们背后的投资方阿里巴巴集团,总部也在杭州。如果只以计算估值而论,杭州在独角兽企业的发展上已超越上海、深圳,跃居第二。有专家甚至预计,未来杭州可能与北京比肩。此外,无锡、南京、东莞、成都、天津等城市也都拥有独角兽企业。

实际上,这一波“独角兽热”与准一线及二线城市的大力推动不无关系。

幕后推手

这几年,杭州对于企业和人才的吸引力是我们有目共睹的。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北京、上海、天津3个直辖市,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同时出现下降。相反,杭州的常住人口却增加了20多万,其中有不少是年轻人才。

目前,在杭州云集着大量互联网企业,除了阿里系,还有网易、丁香园、蘑菇街、花瓣网等。有如此强大的基本盘,冒出几个独角兽,并不意外。

武汉在这一方面同样势头强劲。创立于1988年的武汉光谷,一直是当地重点打造的高新产业开发区。经过30年发展,它已是中西部地区实力最强的产业园区,估值15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直播平台——斗鱼直播就诞生于此。武汉还有几家独角兽企业,也被市场看好。

杭州和武汉的成功让准一线城市看到了曙光,不少地方纷纷上马“独角兽孵化”项目。

成都拥有《王者荣耀》、货车帮这样的独角兽团队,然而,它们的注册地和税源地都不在成都。为了扭转“为他人作嫁衣裳”的尴尬局面,2017年,成都花6亿元引锤子科技落户,随后更是宣布在天府新区打造占地面积10006亩的“独角兽岛”,并面向全球征集整体规划设计方案。“独角兽岛”的远景是,用5年时间,培育一家超级独角兽企业、5家独角兽企业及一批瞪羚企业(指成长性好、能跳跃式发展的企业)。

重庆、西安、珠海等地也制定了各自的孵化政策。从专项基金、财政补贴,到人才落户、子女入学,可谓无微不至。目的只有一个——催生独角兽。

这也是中美两国在推动独角兽企业方面的不同之处。在美国,谁能成为独角兽企业,由市场评估;而在中国,地方政府积极参与。

估值迷雾

估值,是认定一家企业是不是独角兽的硬指标。那什么叫估值呢?雪球财经的专栏作者唐朝给出了清晰的表述:“所谓估值,就是估算一下这家公司大概值多少钱。”“估算”“大概”等词,表明估值的不确定性很大。

一般而言,估值的方法有两大类:绝对估值和相对估值。前者主要指自由现金折现法和股利折现法,比较靠谱,但很难用来估算独角兽企业。因此,业内通行的是相对估值,即找一家同行业的公司做参照,然后估算出目标公司的价值。

“那弹性就很大了。”唐朝说。能有多大呢?吴晓波讲过一个案例。前不久,分众传媒的创始人江南春告诉他,在电梯广告行业,分众传媒占据了87%的市场份额,市值约1200亿人民币。有一家新创企业宣称要做到行业第二,占据余下的市场份额。这样,该企业自我宣称的估值就达到240亿元,成为独角兽企业。

还有比这更夸张、更随意的。小米谷仓CEO郭剑飞说,他遇到过一个做智能垃圾桶的创业者,脑回路十分“清奇”。“他说中国有4亿个家庭,每个家庭需要3个垃圾桶,总共就是12亿个,每个垃圾桶我卖100元,我公司的估值就有1200亿元。”郭剑飞转述道。

这梦呓般的算术背后是精明的算计——吸引风投,或其他机构的扶持资金。“当然,风投机构并不傻。它们愿意融资,是算准有‘接盘侠’,会出更高的价格接手。”唐朝说。

在这样的格局下,我们很难对独角兽企业的估值做出正确判断,也很难确认依据独角兽企业估值制作的榜单,有多大公信力。当估值像一根橡皮筋能被随意伸缩时,我们就失去了对独角兽企业的基本判断。

(纳尼亚摘自《新民周刊》2018年第19期,邝 飚图)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1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独角兽,梦想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