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

◉邹宏翊   2018-06-28 16:44:30

“它走了,像湖中的一滴水,重归镜面。”我漫步在砖红与湛蓝的色彩之间,影子的瀑布垂下来,蔓延到我的指尖。兴许是砖墙旁的一抹绿色,抑或是路边摊贩烹制出的各色美食相碰撞的气息,我总会在家乡这种市井的喧闹中寻得些许静谧。可能这是我与这座城之间的联系,不管隔多久,离多远,我总会回忆起家乡的街市。

童年时,夏日里,我总是独自坐在桌前,看着窗外炎炎烈日下,绿荫摇曳出的微风吹过屋檐,屋外的静一遍遍地击打着我躁动的心。盛夏的空气总是充斥着慵懒,困乏时不时地蔓延。每当这时,我总是盼望屋外响起喧闹声,任凭楼下市井的趣味把我的心拽出好远好远,而我就在这样的温度和湛蓝得发亮的天空下肆意地听着、跑着、打闹着……

初冬时故乡的街市与盛夏时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不如夏的热闹,却散发出别样的味道。街市上的人来往匆忙,喧闹声却不减丝毫。每每徜徉在其中,且不说随处可见、能让人吃得满嘴都是腻腻糖糊的云朵状的棉花糖,或是被一个老人推着、盖着厚厚棉被的马迭尔冰糕,就是冒着热乎乎混有浓香气息且极便宜的烤地瓜,也是冬日里寒冷空气的绝美搭配。嗅着这熟悉的味道,伴着冬日里即将落山的暖阳,那种满足、静谧在内心深处扩散。

再一年的秋天,我已经离开了家乡。刚离开家乡的时候,我梦中还美美地在街市中奔跑,醒来看到窗外大都市璀璨的灯光,可是心中那熟悉的地方,却怎么也亮堂不起来。时间久了,想家的时候少了,想家乡街市的时候更少了,每天在周而复始的忙碌中生活,周围的一切再也激发不起内心一丝的涟漪。偶尔,几个好朋友考试后去疯狂地放松,可我依然找不到内心深处喧嚣之上的那种天马行空之感。这是我无法抹平的记忆,更有一种纠结不清、挥之不去的感觉在心中不断沉淀、堆积。

去年冬天,我终于再次回到家乡。踏上这片魂牵梦绕的土地,不觉中满眼尽是熟悉的情景和心中的执念。猛地回到现实中,我早已泪眼婆娑。街市的路面依然那样光亮,如同镜面一样,反衬着天空和街道两侧时常变换的店舍,时间似乎并没有在此停留,而是平静地诉说着正在发生的一切。来来往往的人,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开心地笑着,就像当年的我一样。在熟悉的叫卖声中,我的双眼模糊了……当视线变得愈加清晰,我看见的却是空旷的没有什么人的路面——杂草肆无忌惮地生长,无数的过往片断如梦呓般闪过,像夜空中绽放的烟花,梦幻般转瞬即逝。看清后,只剩下无言的沉默,朝花夕拾,拾的却尽是枯萎。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它走了,像湖中的一滴水重归镜面,我也如释重负地走远,因为我看过了它最好的一面。

那天我又梦见了那熟悉的街市、熙攘的人群,像我当时一样大的孩子在街上奔跑着、嬉闹着,他们的笑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

(丝 语摘自《当代青年》2018年第5期,吴冠英图)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