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

◉蔡志忠   2018-06-28 16:44:26

我第一次来北京是 1989年 2 月 19 日,当时我有两个最想见的人,一个是韩美林老师,一个是聂卫平老师,我记得还跟聂卫平老师打了牌。后来每次我到北京,一定要跟韩老师、聂老师一起吃饭,他们两位是我最好的朋友。

一个艺术家,只有他真正体会到生命之美,才能把美展现出来。我自己也是这样。城市中很多人在做自己拿手但不喜欢的工作。如果上班不给薪水,我相信 99%的人不会上班。只有 1%的人在做自己喜欢又最拿手的事。我选择了自己最拿手、最喜欢的事做,所以不计代价。

上个星期一位企业家问我:“什么样的效益成本最高?什么样的效益成本最低?”我说:“不对的人在不对的时间做不对的事,这个最失败;对的人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这是成功典范。”人生也是如此。

人生如下棋。比如我老婆,她很小就梦想能够住在北美,因为她很不喜欢我丈母娘管她,很早就想离开她妈妈。而我很想自己一个人画漫画,所以我把我老婆安排在温哥华,把丈母娘安排在旧金山,我自己在东京。这也算是一盘好棋,3个人各取所需,都过着美好生活。

我自己在过去的 30 年中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没有恐惧,因为我很早就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相信聂老师、韩老师和其他艺术家也一样。

我一生中做得最多的就是画漫画,目前有 49 个国家出版了我的书。我认为,无论是哲学、文学,还是琴棋书画,无非就是让一个人在精神上得到更好的生活。我自己是花99%的时间研究它的核心精神。

儒家崇尚人与人的和谐,道家崇尚人与自然的和谐,成功是人与自己心态的和谐。2 000 多年来,儒家精神无非“忠”“恕”二字。什么是忠?什么是恕?忠是恰如其分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切实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自己,做到止于至善。

就像一个漫画家把漫画画得很好,一棵树长得很好,一朵花开得很好……虽然不是为别人,但是别人会因此而获益。就像我画漫画,纯粹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创作欲,但是很多读者会因为我的作品而得到好处。

恕,就是儒心。当我们跟别人相处的时候,要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推己及人当然也是其中之一,就像犹太人说的,“没有站在对方立场思考,不能下判断”。所以把自己做到最好,跟别人相处做到最好,这就是恕。把忠与恕都做到最好叫作仁。儒家的最高标准是成为仁者,道家的最高标准是成为智者。

所以人这一辈子,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大,要忘我。我们要向天地学习,向自然学习,就像水,被放在银杯子里,就变成饮料,碰到障碍,就从两边冲过去。

(萌 萌摘自《青年博览》2018年第10期)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