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一般的人

◉〔日〕山本文绪◎衣秉伟译   2018-06-28 16:44:22

这是我闺密蔷子的故事。

她和我真正成为朋友,用了整整八年时间。初见时,蔷子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如花般美艳的女子,如同一株在温室中备受宠爱并被精心培育的蔷薇,不曾被世间风雨侵袭,她那灿烂的粉红色脸颊仿佛蔷薇的花瓣。

蔷子与我是同期进入公司的。当时共有六个女孩进入这家颇具实力的财产保险公司,其中就包括蔷子。六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在一栋大楼里工作,大家相处得不错。

穿着同样的制服,蔷子和我并排站在那儿,简直就是美女姐姐和不起眼的妹妹。蔷子总是将指甲修剪得很漂亮,柔顺的头发富有光泽,修身的连裤袜与驼色浅口高跟鞋搭配和谐。如发现公司附近有新开业的餐厅,她便邀大家去聚餐,还喊来很多男性朋友一起商谈打网球和滑雪的计划。时兴的服装她总是第一个穿,六个人中有谁不开心,也是她提议去唱卡拉OK调节一下心情。

我比较喜欢这样的蔷子。蔷子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开朗,大家很少注意到她在细微之处的用心。为他人着想却不被人察觉,这不也是体贴他人的表现吗?

在公司工作的前三年时间里,蔷子与我的关系很普通,她只是“六人帮”之一。我们开始亲密相处是到公司后的第四个年头。那一年,六个人中有两个人从公司辞职,一人是因结婚,还有一人是想成为室内装饰设计师,因此去学校读书深造了。这样一来,剩下的四个人自然而然地分成两组。

我和蔷子都是来自外地的单身女,其他两位同事则与父母住在一起,所以,我和蔷子下班后时常在一起吃饭。聊起私人话题,我才知道她家是地方名门,她是独生女,现在的住处是父母为投资所购的高级住宅。蔷子告诉我,她父母总是唠叨着叫她回去相亲。我深切感受到,虽然我们都是独自生活,但生活水平相差甚远。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家庭条件很优越,但一起去吃饭时,她绝不会任意挥霍;本来可以去高档餐厅,但她邀请我去的都是比萨饼店。

我和蔷子也聊过个人的事情。我以前从未这样做过。蔷子听后大声笑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所谓这样的人,是说我在几年前就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去读专业学校。我认为自己能力有限,于是在专业学校里学习电脑知识并拿到了证书,此后又获得了秘书专业的证书,目前正在攻读财务学校的簿记专业,想取得劳动社会保险师资格。我下决心做这些事情,并不是想超越别人,而是为自己的将来考虑。所以,蔷子她们邀我去滑雪以及海外旅行,我都没有参加。我并不是不想去,我和大家一样喜欢游玩,但确实是经济条件不允许。

“干吗要拿那些资格证书呢?”蔷子没有半点儿奚落之意,她是真的不懂。

“我是一个担忧未来的人。”我很不确定她是否听懂了我的话,但还是直言相告。今后的经济形势不明朗,能否结婚成家还是个未知数,即便结婚了我也想继续工作,这就叫未雨绸缪吧。

“不过,你的担心是不是有些过度了?”微醉的她笑道。

我颔首以对:“可能吧……你可能会觉得可笑,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当一名办公室职员,所以想要把需要的资格证书提前拿到手,于是就愿意去做这方面的事情。”

蔷子听后,露出赞赏的神情。那天晚上,我喋喋不休地谈自己,我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

那次交谈后不到一年,蔷子就离开了公司。在她走之前,我们四个人中还有一个因工作调动离开了公司。这些对我来说震动不小。蔷子离开公司的理由是“想成为一名花卉艺术设计师”。新老员工离开公司的理由五花八门:想成为服装色彩搭配师的有之,想成为电影剧本作者的有之,想成为食品设计师的亦有之。总而言之,不是因为公司单调的工作而离职,而是打算去干“有价值的工作”。换工作,寻求新的生存方式虽然不是坏事,但在我看来这有些异想天开。她们竟天真地认为,只要改变职业就能找到工作的价值。事实证明,那些辞去公司工作的女孩子后来真正实现愿望的屈指可数。

当然这是别人的事情,我还是按自己的信条去生活为好。我喜欢公司的业务,对目前的生活基本满意,想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无法操心别人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到蔷子也会离开公司。她以前从未说过她喜欢花卉艺术,如今这样说很难令人信服。

公司为蔷子举行了欢送会,蔷子和我话别时对我说:“看到你,不知为什么,我会感到自己是个平庸之辈,所以很想做点什么。”我只说了句:“努力吧!”这样的话,似乎有点冷漠。我心想,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再次见到蔷子是两年以后了。当时已经是深秋,我和蔷子在银座偶然相遇。一开始我并没有认出她。只见一名留着齐耳短发、穿着工装裤的女子迎面走来,朝我高兴地摆手,我想,这是谁呢?后来才发现那是蔷子。

“真巧啊!买东西?”蔷子微笑着问,她那以往总是娇嫩鲜艳的嘴唇显得有些干裂。

“没想到碰到你啊!挺好的吧?”

“嗯,还可以吧。”蔷子穿着褪了色的运动衫,系着一条斜纹粗布围裙,怎么看都不像是来买东西的。

“正在忙工作?”我问。

“是啊,在忙圣诞节的装饰。我刚从前面的鞋店过来,忙得不得了。这些活儿总不能拖到下个月啊!”

“这些工作就你一个人干?了不起!”我诧异地说。她离开公司才两年左右,已经从事商店的花卉艺术设计工作了。

“花卉艺术设计是我的主业,总的来说,我什么都干。我现在还做得不够好,要想做优,估计得十年左右时间的磨炼。”

“是吗?是有些辛苦,但你真的很棒。”我钦佩地说。没想到她真的做了她想做的事情。

“嗯,不过……”蔷子露出一丝微笑,“这项工作乍看上去不错,实际上是难以想象的重体力劳动。”她理理前额的头发。我看见她的手已经发红,变得粗糙,指甲也没有精心修剪,灰暗的脸上带着倦意。“最近想了想,喜欢鲜花的人是不是反而不太适合做这项工作啊?采摘来的鲜花都一株株地被丢弃了。我整天忙着搞花卉艺术设计工作,连享受季节的时间都没有。”她面露无奈,我无言地凝视着她,“啊,抱歉,我还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再见。”说罢,她钻进停在道边的货车,我目送她离去。

我去看了看她装饰的花艺,真是太漂亮了。她的设计理念相当出色,不过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蔷子疲倦的身影,所以眼前的花艺愈漂亮,我的心情反而愈沉重。那天晚上,我很想给蔷子打个电话。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她和我商量说要辞掉这份工作,那我该怎样应对呢?于是,我放弃了这个念头。

再次见到蔷子,又是一年之后了。同期一起参加工作的最后一名女同事也因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而离开了公司。结婚典礼在教堂举行,她说请花卉艺术设计师蔷子来设计婚礼的花艺和她的头饰。我没想到蔷子仍在从事这项工作,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们六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现在终于聚在一块儿了。那是10月的一个休息日,天气晴朗,我前往那座教堂。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我应当开开心心地送去祝福,但此刻我的心情却很凄凉。当初一起参加工作的六个人就只剩下我一个还在公司了。这种局面我也曾想过。如有可能,我打算在现在的公司一直干到退休,最后只剩我一个人我也早有心理准备。虽然我按自己的节奏去工作,但时常也被孤独感和烦恼事所缠绕——结婚的另一半目标尚无;看上去稳定的企业,由于当前经济不景气,奖金微乎其微……蔷子在银座坦露的苦衷,此时我能够理解了。每个人都希望有人在自己身旁,聊聊所思所想。今天蔷子应该也会到场,我想对她表示歉意,因为以往面对她的时候我太冷漠了。

典礼之前我想一睹新娘的芳容,便叩开休息室的大门,进去之后我惊讶不已。新娘身披婚纱,坐在休息室的大镜子前,令我吃惊的不是新娘的风姿,而是新娘旁边穿一身牛仔装的蔷子。“怎么样?装扮得漂亮吧?”蔷子望着我说。她的双颊恢复了往日的光泽,整个人比新娘还精神。新娘手持的花束汇集了种类不同的白花,给人一种轻松感,突出了新娘的芳容。新娘的发际镶嵌着好多白色小花,让她显得异常动人。蔷子的花艺设计让我赞叹,但是,更让我惊叹的是蔷子的装束——今天是朋友的结婚典礼,蔷子也是嘉宾之一啊!

“还换衣服吗?”

“嗯?为什么?”她耸了耸肩,“现在正是婚礼季节,我一会儿还有两项工作要去做。”她没有露出丝毫遗憾或悔意,无论怎么看,她的脸上都写满了愉悦。去年见面的时候她嘴唇干裂、手指粗糙,可今年不一样了,她脸上的光泽是那时所没有的,她看上去愈发成熟了,可能是困难时期已经过去。“哎呀,我得走了。”蔷子说。

我连忙叫住了她。

“怎么啦?什么事?”蔷子问。

“常联系呀!下次见面时一起吃个饭?”

她十分快乐地点了点头。我注视着蔷子钻进装满鲜花的大货车,远去了。

工作绝非娱乐,或许,艰难是必然的。失去自信,又以另外的方式重获自信,人可能就是如此不断前行的吧。

今天晚上我真的要给蔷子打个电话,听听多年未见的她讲述经历过的事情。

(悦悦摘自《译林》2018 年第 3 期,李晨图)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如花一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