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坏处”

刘荒田   2018-06-11 16:18:03

最近读梭罗的随笔集《种子的信仰》,才晓得人算远远不如天算。老天爷使的妙不可言的“坏”中,有一种叫“牛群撞树”。

事情是这样的:供牛群吃草的牧场,因风或松鼠送来种子,各种树木不客气地遍地生长。而砍伐费工太大,主人多半效法爱尔兰的赶马人,穿过田野时一路上击打树木。让牛来干却省事得多。牛群喜欢冲进常绿林,在里面顶来顶去,把树木撞断或施以彻底破坏。“经过牛角这样粗鲁的修剪,我常看见几百棵树在很短的距离内全部折断,它们还可以在旁边另寻目标。”“牛爱撞树,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你可能会认为它们简直和松树有仇,其实它们的生存依赖草场,所以本能地要攻击那些侵略了牧场的松树敌人。”

梭罗家的前院就是这样,他新栽的一棵金钟柏,吸引了一头路过的奶牛,奶牛在离地一英尺处把树撞断。自此,贴在地上的许多小枝慢慢围拢,以残树为中心竖起来,形成茂盛而完美的锥形。梭罗的邻居也种了这种树,常常修剪,都不能满意,向梭罗求教。梭罗说,当牛儿路过时,打开院门就可以了。

(孤山夜雨 摘自《解放日报》2018年4月12日)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恰到“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