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靠的巫师

〔阿根廷〕博尔赫斯   2018-06-11 16:17:56

圣地亚哥有位教长一心想学巫术。他听说托莱多的堂伊兰在这方面比谁都精通,便去托莱多求教。

他一到托莱多就直接去堂伊兰家,堂伊兰正在一间僻静的屋子里看书。堂伊兰殷勤地接待了他,请他先吃饭,然后再说他来访的目的。饭后,教长说明来意,请他指教巫术。堂伊兰说自己已经看出他的身份是教长,但自己是有地位和远大前程的人,担心教了他后,他会过河拆桥。教长向他保证,绝不会忘掉他的好处,以后随时愿意为他效力。堂伊兰相信了他的承诺,解释说,学巫术必须挑僻静的地方。说完便拉着他的手,去了地上有一块圆形大铁板的隔壁房间。在这以前,堂伊兰吩咐女仆晚饭准备鹌鹑,但得等他发话后再烤。他们抬开铁板,顺着凿得很平整的石板台阶下去,教长觉得他们已经处于特茹河的河床底下了。梯级最后通到一间小屋子,然后是一间书房,再之后是一间存放巫术器材的实验室。正当他们在翻阅魔法书时,有两个人给教长送来一封信,信是他当主教的叔父写的,信中说他叔父病得很重,如果他想见叔父最后一面,就要火速回去。这个消息使教长大为不快,一是因为叔父的病,二是因为他要就此中断学习。他决定写一封表示慰问和歉意的信,派人送给主教。三天后,几个身着丧服的人来给教长送信,信中说主教已经病逝,目前正在挑选继承人,蒙主之恩,教长有中选的希望。信中还说他不必赶回去,因为他本人不在时被选中更好。

十天后,两个衣着体面的使者前来,一见他就匍匐在地,吻他的手,称他为主教。堂伊兰见此情景,欣喜万分地对新主教说,喜报在自己家里收到,他应该感谢上帝。接着,堂伊兰为自己的一个儿子请求空出的教长位置。主教对他说,教长的位置已经许给自己的弟弟了,不过可以另给好处,于是提出他们三人一起前往圣地亚哥。

三人到了圣地亚哥,受到隆重的接待。六个月后,教皇派使者来见主教,委任他托洛萨大主教之职,并由他自行任命后任。堂伊兰听到这个消息后,提醒大主教以前做出的许诺,请求给自己的儿子一个职位。大主教说这个职位已经许给自己的另一位叔父,不过可以另给堂伊兰好处。他提出三人再一起去托洛萨,堂伊兰只得同意。

三人到了托洛萨,受到隆重接待,人们还为他们举行了弥撒。两年后,教皇派使者去见大主教,任命他为红衣主教,并由他自行任命后任。堂伊兰听说此事,再次提醒他过去的许诺。红衣主教说大主教的职位已经许给他的舅舅,不过可以另给好处。他提出三人一起去罗马,堂伊兰又一次同意了。

三人到了罗马,受到隆重接待,人们还为他们举行了弥撒和游行。四年后,教皇逝世,红衣主教被选为教皇。堂伊兰听到这个消息,亲吻了教皇陛下的脚,提醒他以前做出的许诺,为自己的儿子请求红衣主教的职位。教皇威胁说要把他投入监狱,说他无非是个巫师,只在托洛萨教教巫术而已。

可怜的堂伊兰说他准备回西班牙,请教皇给他一点路上吃的东西,教皇不同意。于是堂伊兰(他的容颜奇怪地变年轻了)声音毫不颤抖地说:“那我只得吃我为今晚预备的鹌鹑了。”

女仆出来,堂伊兰吩咐她开始烤鹌鹑。话音刚落,教皇发现自己待在托莱多的一个地下室里,只是圣地亚哥的一个教长。他为自己的忘恩负义羞愧得无地自容,结结巴巴地不知怎么道歉才好。堂伊兰说这一考验已经够了,不再请他吃鹌鹑,把他送到门口,祝他一路平安。

(晨昕 摘自《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第6期,李晓林 图)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往后靠的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