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诺拉遇见丹先生

◉〔美〕塔拉·伍德 ◎孙开元 编译   2017-07-01 02:27:24

女儿诺拉四岁生日的前一天,我刚把诺拉从幼儿园接出来,她就提醒我,有个老人正从百货店外的停车场上穿行,让我小心一些。

“我最喜欢老人,因为他们走路慢,皮肤柔软,和我一样。他们以后会死的,所以我现在就要爱他们。”她解释说。

女儿的细心和善良打动了我,回家后,我把她的这段话发在脸书网上,作为我的签名。女儿这样说了,但她是否当真我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是诺拉的生日,在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她问我能不能在百货店停一下,买几个纸杯蛋糕,给她和她的哥哥、妹妹吃。孩子的生日,我怎么能拒绝?我带着诺拉和她的妹妹走进一家百货店。我们挑了几个纸杯蛋糕后,一个促销专柜吸引了我。就在我一走神的工夫,诺拉跑到店门口,兴奋地挥着手,向一位过路人宣布:“嗨,老人!今天是我的生日!”

过路的是位老先生,只见他表情凝重,双眉紧皱。不过,还没等我示意诺拉不要叫人家“老人”,老先生已经停住脚步,转身看着她。

他好像没有在意孩子无忌的童言,他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回答:“你好,小姑娘!你今天几岁了?”

他们俩聊了几句,他祝她生日快乐,然后我们就各自继续往前走。几分钟后,诺拉转过头,问:“我能和那位老人拍张生日照片吗?”这个主意挺酷,虽然我不知道那位老人会不会同意,但我还是答应诺拉去问一下。

我们穿过两条路,追上了那位老人,我走过去问他:“打扰一下,先生,她叫诺拉,她想和您合拍一张生日照片,您看可以吗?”

“一张照片?和我?”他问。他的表情先是困惑,接下来是惊讶,最后变为愉快。他后退了一步,倚在他的购物车上,一只手捂在胸口上。

“是的,庆祝我的生日!”诺拉请求说。

他点了点头。我拿出手机,他们俩摆好了姿势。诺拉把她柔软的小手放在他柔软的大手上,看着他手上突起的青筋和粗大的指节。他眼含慈爱地默默看着她。我问他的名字,他告诉我们,他叫丹。

我们挡住了一些逛街人的路,但是他们并不介意。那一天在百货店前,所有人都感觉到发生了奇迹。诺拉和丹先生旁若无人,像久别重逢的朋友那样聊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我向丹先生表示感谢,感谢他陪女儿度过这段愉快时光。他的眼里涌出了泪花,说:“不,我应该感谢你们才对。我很久没度过这么幸福的一天了。”他转身看着诺拉,“你让我很开心,诺拉小姐。”

他们拥抱了一下,我们就往回走。诺拉走几步就一回头,直到看不见他。

回家后,我觉得网友们可能喜欢这个故事,就把他们俩的故事和照片发到脸书网上。当天夜里,我收到一条本地人发来的私人留言,她认识丹先生。丹先生今年八十二岁,他深爱的妻子玛丽半年前去世了,他从此生活在孤独之中。这位网友说,这次相遇肯定会让丹先生终生难忘。

我向网友要来丹先生的电话号码,几天后给他打了电话。我们一起去丹先生家里看望他。他的房子不大,摆设依然保持着玛丽在世时的样子。丹先生理了发、刮了胡子、系紧了鞋带,看上去比上次见面时年轻了十岁。他为诺拉摆好一张小桌子,拿来白纸和蜡笔。他想让诺拉画几张画,贴在他的冰箱上。诺拉愉快地答应了,马上画了起来。

我们在丹先生家里待了三个小时,诺拉好说好动,丹先生对她耐心又慈爱。他给诺拉擦净了沾在腮帮上的番茄酱,由着她吃光他的鸡块。

吃完午饭后,我们跟着他去了前院。他用小刀割下一枝玫瑰,又花十分钟修去枝上的刺,然后把它递到诺拉的手上。这朵玫瑰花现在已经枯萎,可诺拉还保存着它。

诺拉每天都会打听丹先生的情况,她惦念他,怕他寂寞、受冻,或者没有奶油。她希望他能过得好,能感受到被爱。

丹先生也想念诺拉。最近一次见到丹先生时,他告诉我们:妻子去世后,他夜夜失眠。自从遇到诺拉,他每晚都睡得香甜。“诺拉把我治好了。”他说。

我听后说不出话,眼泪流下来。我和诺拉说好,我们每个星期都去看一次丹先生,哪怕只待十五分钟。几个月前,我邀请丹先生和我们一起过感恩节。他现在仿佛成了我们家庭的一个成员,就像诺拉说的,我们会一直爱他。

珠珠 摘自《新民晚报》2017年4月16日,李晓林图)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当诺拉遇见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