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 完 粥 ,洗 钵 去

◉张国立   2017-06-13 23:23:56

早上 8:30,我运动完走回家时经过一所小学,碰巧见到校门口站着三对母女和一位老师。老师笑眯眯的,倒是迟到的母女有不同表现。

第一个妈妈骂女儿:“爱睡懒觉,你看,又迟到。你是不在乎,可你妈多丢人。”小女孩腼腆,什么也没说,一溜烟儿钻进校门。

第二个妈妈臭着脸努力向老师解释:“今天早上家里有事,明天绝不迟到。”她扭过头叫女儿:“便当盒、水壶,看看你,什么都忘记,带脑袋上学没!”

第三个妈妈只拍拍女儿的屁股,说:“快。”女孩进校门后回头看了妈妈一眼。嘿嘿,我逮到妈妈的表情,她竟跟女儿眨了眨眼。莫非今天的迟到有什么只有她们母女知道的秘密原因?

唐朝时的河北赵州禅师有一套禅法,某位僧人不远千里来学法,他问赵州:“禅师,我刚来,向您请教什么是禅。”

赵州问他:“吃粥了吗?”僧人回答:“吃粥了。”赵州说:“那就去洗钵吧。”

原来人生这么简单。如果因为某些琐碎的事情使孩子上学迟到,那就迟到吧,所以第三个妈妈朝女儿眨眼睛:快进学校上课去。因为此时说其他的没有意义。人生有其规律,偶尔脱离规律,也是没办法的事,何不让它过去。

这个世界上有像曾国藩这样的人,替自己与子孙立一大堆规矩,活得辛苦。

也有像弘一法师的。1925年,老友夏丏尊去宁波七塔寺看望弘一法师,见他白饭配一碟咸菜,便问:“只咸菜,不咸吗?”

弘一法师回答:“咸有咸的味道。”

饭后,弘一法师喝白开水,夏丏尊又问:“没茶叶吗?怎么只喝白开水?”

弘一法师笑着回答:“白开水虽淡,也有淡的味道。”

当然,一般人要混到曾国藩那样的地位,即使殚精竭虑一生恐怕也达不到;想拥有弘一法师那样的豁达,也未必简单。

折中点,我有个“自私”的理论,每天尽量让自己快乐。你看,我快乐了,我老婆快乐,女儿快乐,朋友见到我也快乐,老丈人、丈母娘见到我更快乐。快乐有其影响力。

我是小人物,没办法兼爱天下。简单点,爱老婆爱女儿,爱家人爱朋友。伟大一点,爱邻居,爱邮局帮我打包裹的办事员。咳咳,关于邮局办事员,偷偷爱即可,不必请她喝下午茶;一旦喝了茶,便超出范围,烦恼就来啦。

日本有位写俳句的诗人叫小林一茶,周作人曾翻译过他的一首诗:

老婆婆喝酒的月夜呀。这这这,这是诗吗?直到某天,夜晚群星闪烁,下弦月那么挂着,缺失的部分留下光晕。哈,我一下子明白了。下弦月像一张摇椅,别说老婆婆,我老先生也怎能不喝酒。

轮到我来写首俳句:青椒与猪肉,镶肉。这首写得如何?晚饭的下酒菜,青椒的籽得去干净,免得辣得呛喉。

吃完饭记得洗碗。反正总得有人洗,我抢先动手,老婆高兴,全家高兴,小和尚高兴,赵州禅师高兴,也就接近世界大同啦。

(刘 振摘自《新民晚报》2017年4月25日,赵希岗图)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吃 完 粥 ,洗 钵 去